摸骨匠 第一百七十二章 地宫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“啥玩意?喜子没有魂魄了?”我看着怀里的陈喜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我把陈喜轻轻放下,看着贺道人,说道:“是你?你逼着陈喜练的魔道?你特么的害死了他。”

    贺道人撇撇嘴:“他可不是我贺玄清逼的,是他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贺玄清。原来贺道人叫贺玄清,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原名。

    贺道人看着喜子的尸体,看不出一丝悲痛。他淡淡地说道:“他拿着那本封妖玄谱,那本是本残破的书,我帮着他把那本书补了完整,之后他把那本书送给了我。我便边自修,边将我学的东西再教给他。本想他会成为我的得力帮手。没想到他学到中途,就感觉到这本书邪性十足。他又没有高深的修为来控制自己,所以他变得暴戾,忘记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我能想象出陈喜在痛苦地挣扎。

    我指着贺道人:“可是你做为他的师父,并没有好好地替他引导,反而变本加厉让他修炼魔功为自己所用,导致他的魔性越来越重,是吗?”

    贺道人抬了抬头。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我:“不错,我杀死那个凌锋,得到了他的血骷髅,又取得一枚冥王令,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得到那七枚血骷髅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:“又是血骷髅,那你可知道收集了这七颗血骷髅,能怎么样嘛?”

    贺道人冷笑了一声:“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
。这七颗血骷髅,汇集在一起,一定能够撼天动地,让我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。”

    看着贺道人贪得无厌的脸,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。来到这里的人,像贺道人这么想的,不在少数。他们连这血骷髅的具体用处都不清楚。仅仅凭借着自己的臆断就千方百计来到冥王会,这血骷髅的魅力真的有这么大吗?

    贺道人说完,突然身形暴起,从地上拔身而起,向院子外面掠去。

    邵仪本来是逼住了贺道人。听我们谈话,一时间疏忽了。结果被贺道人抢了一个身位,向外面遁去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我眼见着贺道人想跑,心里起急。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结果贺道人的身体腾到了半空,就像是触碰到了什么,直线跌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发现在贺道人的腰上,正扎着一把血色腰刀。那刀身已经扎进了贺道人的腰眼,刀柄露在外面,颤颤巍巍的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去,发现秦啸的右手虚张,正是他及时飞出了腰刀,将贺道人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啸应该是一直在观察着贺道人。

    秦啸这时慢慢地走到贺道人的身前,伸手抽出了血色腰刀,顺便一伸手,抄起了贺道人的那个血骷髅,冷笑了一声:“咱们的赌约,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贺道人半躺在地上,受这一击,眼见着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贺道人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常色,他说出话来,语气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。在我感觉中,他就像恢复了我们刚见面时候的那副神情。

    “刘葵,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……杀了我吧。替你的兄弟陈喜报仇。”

    贺道人说的这话,让我有些没有想到。一时间,我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刘葵,陈喜修炼那封妖玄谱,进度原本不会这么快,我为了加快他的进度,偷偷给他喝了三秦六楚的血,才让他中了魔。所以,我才是害死陈喜的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,贺道人居然把秘密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秦六楚?”我不太明白,回头看向邵仪。

    邵仪苦笑了一下:“孩子,三秦六楚,是取的谐音,实际上是三禽六畜,这九种动物的合血相传能激发人类体内的魔性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贺道人。贺道人点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枉费陈喜拿你当师父,你却做这种事?”我抽出河桃剑,对准了贺道人。

    我的胳膊在颤抖,对贺道人,我恨之入骨,但是却犹豫着。

    没想到贺道人突然身体一动,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刚要往回抽,就见贺道人把身体往前一窜,整个撞到了我的河桃剑上。

    一股血箭喷出,贺道人的身体一软,从我的河桃剑上褪了下去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看到河桃剑上,往下滴着血,没想到贺道人最后走了这么一个下场


    我把贺道人放倒在地上,和陈喜的尸体并排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俩,没想到和他们的再次相逢,是在这么一种场景之下。

    邵仪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讲过了。她也知道我和陈喜的关系,知道我此时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刘葵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调整好自己。”邵仪安慰我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想着要把他们安葬了。

    秦啸走来说道:“这个你就别多想了。这里是什么地方,鬼城。他们宿在这里,在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。你就是在阳间安葬,最后的结局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我听秦啸说的有理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邵仪说道:“七颗血骷髅,咱们已经取得其六,还剩一颗,咱们再接再厉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么算起来,剩余的一颗血骷髅,就是吴优从我手里换走的那颗了。

    邵仪再次在院子里的地面上摆上了诱饵,大家也缩回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我心里很不平静,我既想看到吴优,又怕见到她。想见到她是因为我急着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骗我。怕见到她,是因为我怕从她嘴里听到事实的真相。我不敢相信她从开始就蓄谋骗我的事实。

    我蹲在屋子里,等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这次好像并不像头两次那么顺利。我们足足等了有两个小时,外面依然是很平静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依然是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还没亮天?”我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别露怯了。这是鬼城,怎么可能亮天,这里常年都是这种阴沉沉的天啊。”秦啸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应了一声,看了一眼邵仪,说道:“这个时候了,我想那颗血骷髅的持有者,应该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邵仪也有些举棋不定了。

    按照邵仪的说法,持有血骷髅的人,肯定能感受到外面的两颗血骷髅发出的阴气。但是为什么迟迟不来,很难理解。

    邵仪双手一招,将那两颗血骷髅收了,一挥手:“走吧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,按照刚刚贺道人的说法,他是拿着血骷髅直接进来的,那么陈喜就是拿着冥王令过关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陈喜是和爷爷、鹊儿他们一起进来的。既然陈喜能出现在这里,那么爷爷和鹊儿在哪里呢?这是我急切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邵仪在前面带路,领着我们一路疾走。

    整个冥王城的路上,已经见不到人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是去哪啊?”我问道


    “轩辕台。”邵仪在前面应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四周,周围居然一个人都没有。在邵仪的带领下,我远远地看到在前面的方向出现了一座高高的台子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我仰头看去,发现这座高台方圆能有几十米,但是奇怪的是,在这台子的周围,依然是看不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我问邵仪:“不是说冥王召集令,大家都集中到这里来了吗?”

    邵仪说道:“别急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邵仪领着我们绕过了轩辕台,来到轩辕台的北面。

    我看到在那北面有一扇古铜的大门。

    邵仪站在那大门前,我急忙问道:“这里面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邵仪说道:“你不是想要知道七颗血骷髅聚集在一起,会发生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指着那古铜的大门:“怎么,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有参加集会的三界生灵,都在这里面了。冥王,也在里面……”邵仪说道。

    “冥王也在里面?可是咱们只有六颗血骷髅啊……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剩余的一颗,在里面。”邵仪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邵仪点点头,一伸手,推开了那道古铜的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一道缝,从里面鼓出来一阵阴风。那阴风很重,吹得我连打了几个哆嗦。

    秦啸感受到了这股阴风,倒是显得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他率先钻了进去,我们三个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走进了这古铜的大门,我发现在这门后是别有洞天。眼前有一道向下的阶梯。

    在阶梯下面有暗暗的光线传上来,那股阴风也是从下面吹上来的。他吉爪才。

    我指着阶梯:“这是通往地下的吗?”

    邵仪说道:“没错,这里面有一座地宫。一座多年未曾开启的地宫。”

    “地宫?”我看向邵仪:“您怎么什么都知道,你不是也刚来到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邵仪一笑:“儿子,你不会连妈妈都要怀疑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我笑了笑:“我只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我不是第一次来了。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……”邵仪一挥手,带着我们走上了向下的阶梯。

    在阶梯的两侧,点着一连串的长明灯。

    那些灯光,绵延向下,把那阶梯照的栖栖遑遑。

    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